简虞、

秦简虞,表字俟之。主史向,农药主食亮瑜白鹊。

重新编辑了一下主页。。吱个声让你们再眼熟下我。。顺便心情好各位随意点文。主亮瑜。。

亮瑜·花花公子 For ever

亮瑜·花花公子

*活久见系列之be小公举竟然写了小甜饼


*我发起糖来我自己都害怕


*轻微ooc将就着看


Begin——

我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比以前更爱你。


六点了呢,周瑜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孔明,他什么时候到呢。打开短信,白皙略有些消瘦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屏幕。

“周经理?周经理?你要走了吗?”从楼上下来的乔婉问。周瑜微笑,点点头。小乔刚刚来公司实习,看到周瑜冲着她微笑忍不住红了脸。周瑜身贴黑红色的衬衫和西裤。衬得越发清俊潇洒。她努力踮起脚尖想看看聊天内容,可惜什么也没看见。“周经理是在给女朋友发信息么?”小乔脸带坏笑,问。

“是我的爱人呢。”周瑜手指微不可察的停顿了一下,眼里的情意越发深了些。

手机振动了一下,诸葛亮来信了。“你下楼吧,我快到了。”


周瑜走到马路边,一辆深蓝色的保时捷已经停在了路边。周瑜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的位置,在关上车门。动作娴熟的很。

周瑜眼睛一瞥就看见诸葛亮已经脱了西装外套,袖子卷到手肘处,领口微敞。周瑜暗笑,要不是有我,他这样又不知道要去勾搭多少女孩子。随即,凑到诸葛亮脸上,与他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

“今天怎么了?心情这么好?”周瑜注意到了身旁人的笑意,心情也莫名跟着好了许多。

“我哪一天来接你的时候不高兴啊?看到你,什么烦心事都忘了。”诸葛亮眼神恍若星辰,“心情确实不错,与你们公司要合作完成一个项目,我下个月可以在你们那儿多待一会儿,期待和公瑾的合作呢。”

周瑜听了兴致上来了,“这可是个好消息,回家不如开瓶酒庆祝庆祝?”

诸葛亮指尖轻轻叩击着方向盘,好像可以在上面敲出一曲钢琴曲。


回到家中,两人对坐着。周瑜替诸葛亮倒了好几杯酒,诸葛亮微眯着眼睛,“公瑾?你这么想灌醉我?”

周瑜脸突然有点红,“是啊,灌倒你,好让你没心思整那些奇奇怪怪的方法。”

诸葛亮只是一笑,“你就不怕,我多来几次?”

见周瑜有些气恼了,诸葛亮忙又说,“其实吧,今天还有更值得庆祝的事呢。”

“哦?白色情人节?还是我们的什么纪念日?”周瑜眼睛一眨一眨的,直击诸葛亮的心。

诸葛亮一把拉过周瑜,像亲吻世间珍宝一般的用唇齿亲啃着周瑜越发红润的脸颊,最后凑在他的耳边,声音磁性异常,“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值得我庆祝。”

“诸葛亮,你这句话要是对别人说,看我怎么收拾你啊。”

“不会的,十几年学会的撩妹手段,全对你一个人用了。”


有个词叫做年少轻狂,在好久以前,那时的诸葛孔明和周公瑾可都是风流倜傥,沾花惹草(划掉),都是情场上的佼佼者。两人都知道对方的名字。直到有一天,两人同时在蜀汉公司和东吴公司的交流舞会上见到了对方。当时两人一见上对方,那可就是针尖对麦芒,荷尔蒙释放。才寒暄了不过三句话就把话题扯到到别的方面去。周瑜直勾勾的盯着诸葛亮的眼睛,话里都有了许多其他的意味。

无非也就是普普通通的商业交流,被说得这么色气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谁知道接下来的两人又有多少次这样的明来暗往和若有若无的较量呢?


即使多年过去,诸葛孔明依然风度不改,周公瑾依然温润如旧。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一个心跳,都让对方倾慕。

“还想和你继续走下去呢。”周公瑾笑着。

“愿意和你一起共为良民,共度良宵。”诸葛亮呢喃着。周瑜撑着下巴,几缕黑丝垂下,“你怎么从良了?”

“那是当然,遇见你以后我可是洁身自好。”确实,当时得知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孙权刘备两个还惊讶的把鼠标都拍地上了。现在他们还说,当时觉得只不过是两个花花公子玩腻了才这样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下来了,两个人每天还是腻歪歪的。

“哦,那你以后也要这样啊。”

诸葛亮搂住周瑜,把他箍在怀里,“那是当然了。”

“你是那个使我心动的人啊。”

For ever.

END——

来来来,随手一个小红心和小蓝手

斯斯,还有我平,当然还有我最深爱的令君

汉营角落来偷窥:

就是啊


荀言暮:



突然就发现,我喜欢的很多人似乎都被这个世界低估忽视。




啊,该从哪里开始说起好呢……




1.李斯。战国-秦。
法家是他身上最鲜明的标签。但我心里的斯叔是个很温柔的人,也不知道这种印象是从哪里来的。可能是因为自己也向往着法家的一些制度,而且最近看天行九歌被他师哥撩的不要不要的(咳咳偏题了)。
在始皇的逐客令面前仍然镇定自若递上谏书的斯叔,在秦帝国铸造时做出太多贡献的斯叔,甚至已经忘了在哪里看到过,当年推行的小篆也皆是出自他的那双手。
这样的人,太美好了。
美好到每次看到他最后的结局,都忍不住的心酸,几近泪目——还是没有保全下晚节,在和赵高毁了圣旨坑害扶苏帮助胡亥上位以后,斯叔在那样的年纪却落了个如此下场,可悲。




2.陈平。楚汉-汉
陈平本是和张良齐名的“阴阳谋主”之一,论计策论谋略并不下于张良,只是因为出身等各方面的因素,他的计策往往是行奇招走奇路,我一直是以三国的贾诩郭嘉结合体来勾勒他的形象的,因为他所流传下的资料太少了。
是啊,这个人是从古时就被遗忘了吧,汉初三杰没有他,晚节也败于他讨好吕雉的行动中。
但其实论这明哲保身的方法,张良和陈平的选择也可以看出两个人秉性与三观的不同了吧?
只是可惜了这位在太史公口中也是面如冠玉的平卿,后人竟大都不知其名。




3.荀彧。东汉-魏
好吧,其实荀彧死的时候还没有魏。可我就是私心想把他归入魏。他呀,和前两位不同,至死都没有跨过心里的那条线。
其实是有些愚忠在的,我不信当年那个为曹公举荐那么多良才的、那个为曹公制定出总方针的荀文若,看不出自家主公那点小心思。
可他还是就那样守在许都,守在自己的尚书令的位置上,真是一如他人所赞给他的“冰清玉洁”。
其实三国人物对现在的人来说应该比别的时期的都熟悉吧?毕竟那么多游戏,三国杀啊什么的,插句题外话,我现在手机的音乐播放软件放的就是……就是狮子做的三国杀鬼畜的音频哈哈哈哈。
可是文若似乎没有那么抢眼,他没有太多的计谋留下,没有奉孝那样得到主公昭告天下般的肯定,甚至大部分人都把他归入军师的行列?
其实他更算是个政治家吧,和蜀汉的诸葛亮差不多的那种?不过诸葛更偏治国外交,文若偏向……萧何那种?总之不是张良那种军师形象啦,但这些个人都是老狐狸肯定没跑。
可是还是好喜欢文若,他就是我生命中的白月光。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世界上曾经出现过这么好的人,我还能这么幸运的知道他的存在。
这些天我终于想通了,大概是因为老天也觉得我这辈子太废柴了太垃圾了还总是像MT一样拉着敌方仇恨,所以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慰藉。
如果有下辈子,我希望我还能知道荀文若这个人,虽然我觉得生而为人是最可怖的酷刑,到现在也这么觉得,但如果是为了这么一个人受上几十年的刑罚,值。












就瞎bb发泄一下为什么没人吃我安利,有什么历史上的错误都是我的锅。


今天的老秦也在吸all良

50粉点文。。

不多说了。。反正混了这么长时间才50粉也没什么好骄傲的。。

亮瑜。。政斯。。元白。。白鹊。。

史向农药同人都随意。。

he..be..ne。都OK。。

我不是只会写刀子的谢谢

但是我是be小公举。。

小甜饼也OK。。我发起糖自己都害怕。。

车也可以。反正我开车多年。老司机势力无所畏惧。

【亮瑜】难逃其咎

难逃其咎

周瑜昨天突然收到一封匿名邮件。周瑜他看的清清楚楚。

诸葛亮昨天深夜收到一通深夜来电。诸葛亮他听得清清楚楚。

——你们中的一个人,失去了家族信念。

他们几乎是同时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你藏得够深啊,你是叛徒,嗯?”

“我告诉你啊,不管我是不是,你可别当这个叛徒。”

周瑜翻开桌角的密码纸,谁会知道,要是承担与否,还会不会有其它罪行和计谋?诸葛亮他是何等了解啊,他怎么会这么轻易叛变呢?

灯光是何等的黯淡。纷纷扬扬洒在屋子里,衬着周瑜暗红色的眼睛。

长身玉立,薄唇微动,“诸葛亮,诸葛亮。”

12.30.23.00  

到达汇合点的时候,周瑜几乎是抢着说出口,“你留在这里!”

回答他的只是淡淡一句,“你留在这里。”

周瑜眼睛透出光,“已经到了汇合点了,我只要过去交涉,你就可以相安无事。”

“你留在这里”诸葛亮用不可置否的语气道。

“黑社会你也混了挺长时间了吧。这是规矩明白吗?”

“你留在这里。”深蓝色的眼睛周瑜他总是看不透,里面的某一种感情,似乎愈发强烈。“要是没有一个人主动坦陈,罪行或是计谋,永远不会停止。”

“周瑜,是这个意思吗?嗯?”诸葛亮才说,“你觉得我不明白还是如何?”

“我可以背负所有,唯独你不可以。”周瑜声音有些哑,冲着诸葛亮吼道。

“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也一样。”

——那些想要我们死的人,不需要太多的招数,就可以抹杀你我的全部。

“讲那么多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你我都死路一条。”诸葛亮垂下眼睛,“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们之间不存在小说里你死我亡的关系,要么你死,要么我亡。比起让我一个人承担,倒还不如让你活着。”

“说到底,你还不是唯己主义?”

“对待你,我就是这么自私自利。”

还是开始了。

诸葛亮一个跨步,把周瑜缠着绷带的腰搂过来,“你不要开枪,”说着,自己倒是快速上膛,冲着远处的枪林弹雨开了一枪。“把一切都抛诸脑后。”

——我在你的左右。

“我从来就不会听你的话,”周瑜摘下耳钉笑了,转过身就是一枪。

“鲜血这个东西,一起流比较好啊。”

纱布隐隐渗出血来,骨骼有些泛白。周瑜倒是不急。

“你们两个谁是叛徒?!”对面传来扩音器的声音。

“我是叛徒。”诸葛亮的声音不大,但足以让对面的人听见。

“我是叛徒的挚友。”周瑜也学着他的样子朝对面喊了一声。

——反正罪名是莫须有,谁都难逃其咎。

诸葛亮搀扶着周瑜的手。“我们一起走”。

——“枪口抵住那人的头”

“告诉我谁去谁当留”

“你们啊。”

【亮瑜】DOCTOR

DOCTOR
诸葛亮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医治过这么多人。最难治疗的,竟然是自己的恋人。

他是一个心理医生。

他无数次说服自己,周瑜没有出现精神问题。他明白,医身容易治心难。这不是个常人可以想象的病。他几乎是疯了吧。

可是这样的说服毫无意义啊。刺目的鲜血流过时,他就明白了一切。周瑜确实存在精神问题。

自从他的义兄孙策和他同游时的那场车祸起,他就有了精神混乱的样子。

诸葛亮失去了对待病人的冷静。

这已经不是病人了。

诸葛亮有些害怕,他的确成功的医治过许多出现过同样症状的精神患者,他优秀的业绩令同行的庞统十分羡慕。可是,他却栽在了这个特殊的病人身上。

诸葛亮不是不敢。他是不能,他无法想象周瑜在接受几乎是难以度过的医疗时的绝对苍白的脸颊。

他不忍心。

以他从医多年的经验,这大概是幻想症吧。有多严重,他已经看出来了。他明白,他受到了强烈的打击。

打击,深深的打击。

或是心里受到了深刻的良心的拷问。

或是以前,他会笑着搂住周瑜,戏谑道:“我的公瑾真是可爱啊。”

但是这次不行了。

这是病态。

我想治好你。可我怕伤害你。

我想让你健健康康的活着,我绝对不想让你带着这个痛苦的病活着。



这篇文其实是根据我妹妹写的。。她最近总喊着要freestyle。。跟个神经病一样。。。然后我表示无语。。写下了这篇文章。

【亮瑜】take me to your heart

Takeme to your heart

诸葛亮的气息还在屋子的角落里没有散尽。周瑜甚至还能回忆起曾经的那份旖旎温存。

诸葛亮笑着给他梳头发,或是温柔的耳边呢喃,都还历历在目呢。周瑜觉得无比庆幸啊,有生之年遇见了诸葛亮,就像自以为是的堂吉诃德遇见到了杜尔西内娅。或是像罗密欧的热情和朱丽叶的热烈碰撞在了一起。

他真的特别喜欢他啊。

无论是从哪一方面来说,诸葛亮就是周瑜心中的那个唯一。

回忆起他的种种,周瑜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仿佛有了那个人,就有了整个世界。


即使他不在了。

周瑜从病房里苏醒的那一刻起,他就再也无法感受到真实的他了。心脏的跳动仿佛不属于他自己了。

周瑜开始时不时喜欢听诸葛亮还在时喜欢的音乐。

他渐渐明白,“sledgehammer”的真实意思。诸葛亮就是他的那块坚实的心脏,对吗?

心脏病,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诸葛亮你真是不道德啊,让周瑜每次见到自己的照片就面红心跳很好玩吗?你就是死了也还要损他周瑜啊。真是过分啊。

有意思吗?从小欺负我,周瑜可以忍了。在床笫之前欺负我,周瑜也可以忍了。诸葛亮做人不能太不要脸吧,交换了心脏就这样离开,让周瑜收拾烂摊子。就仅仅换了他一命而已啊。

告诉他,你只想把你带进他心里对吗?

不需要了。

【亮瑜】苟延残喘

苟延残喘·番外
周瑜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也会出现那种刚被标记就被遗弃的狗血情景。

他想到了报复。

报复这一切。就仅仅因为他是一个Omega,而产生的不公。他想到了放火,烧毁这一切单独给予Alpha的优等待遇,尤其是你啊,诸葛亮。

就这样,他成了罪人。

让他没想到的是,结束这一切的那个军人,就是那个让自己痛不欲生的人。

11.19. 4.30 a.m.

当不属于他们的枪声响彻在他退守的仅剩安全地带时。周瑜已经不愿意挣扎了。他逃不掉了,就像在生殖结被打开的那一刻,他被标记时一样的情景这次又出现了。诸葛亮,你究竟是长了什么样的脑子,长了什么样的心啊,才要这么欺辱我呢?

皮鞋与地面的撞击,周瑜甚至可以想象到诸葛亮的脸。他笑,既然都是垂死挣扎,为什么就不再坚持一下呢?

“公瑾,”诸葛亮捏住身边人的下颚,“给你一个机会,来选择一下,反正已经是死刑了,是想要绞刑还是枪杀呢?”

回答他的是死一般的沉寂。

“不说是吗?”诸葛亮的眉毛突然拧起,有些愠怒的注视着他,“要不要求我呢?”

无言。

诸葛亮气极反而笑了,“公瑾不过只是个Omega,我倒是用手一掐,你就要死了。怎么,倒是真的希望我这么做么?”

“赵云,把这人带走。”诸葛亮冲着眼前这个脸色煞白的人又说,“你不是周瑜,但你,是周瑜的帮凶,对吧?”

下一秒,子弹就上了膛,冲着身后七点半方向就是精准的一枪。这一枪下去,他就感受到了他的公瑾的气息。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糊弄人的把戏吗?”诸葛亮的声音冷如三尺寒冰,“还是说,你觉得我就这么好欺负,连这么恶劣的手段都用上了吗?”

周瑜霎时就笑了,“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藏匿地点,你就不会不知道这个小把戏。”周瑜用手抚过肋骨下的被子弹射中的那个伤口,“我也是故意的啊,我做的这一切,或是放火,或是杀人,都只是在针对你们。”

既然注定了要死,为什么不来报复一下你呢?

“公瑾说的有理的,但是你只不过是在赌气,对吗?”诸葛亮也笑了,“那我,也可以赌气啊。”

“砰——”子弹出膛的声音

两人都清楚无比,只不过倒下的只能是你。

“我从来就不会后悔,你杀了我,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周瑜感受到身体变得冰冷,“谁在乎啊。”

“我仅仅只是在苟延残喘,现在已经毫无意义了。”

“你记住,我下辈子绝对还会这么做的。”

“我不恨你¨¨¨正相反,我喜欢你啊¨¨¨”

坠地的声音。

诸葛亮见周瑜咽气了,才缓缓道:“仅仅只是喜欢而已啊”

逃避·【黄月英视角】·someone like you

诸葛亮,他们说,周瑜,是你的灯塔。照亮了你,温暖了你。

事实确实如此,对吗?

告诉我啊,你们不过只是知己而已。你跟他没有其它的关系了。你跟他没有日日书信交流,没有……互相爱慕,对吗?

但是我无法逃避,无法抗拒。

我深知我应该躲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你们,就像看着热恋的情人一样。当然,你们就是热恋的情人啊。

有谁能知晓其中的苦辣酸甜呢?

是啊,我本来就看得出来的,从大学时,你们两个看似互相对立的争吵就带着情人之间甜蜜;小时候,周瑜一不小心打翻了孔明家的陶瓷花瓶,他的责备里面透露出的丝丝暖流。

我竟然还固执的以为我可以和孔明在一起,我可以为他做发明研究,我可以替他做很多事情。这只是一个奢求,对吧?

可是已经不可能了。

你心有所属,你遇见了他,甚至打算步入婚姻殿堂。

你美梦成真,与他相比,我的确无法做到使你开心。

没关系,我爱你,就会爱你的决定。即使我接受不了你的决定。

我只希望,你不要忘了我,我恳求你,让我活在你的记忆里。

我对你的爱在夏日的烟雾中渐渐萌芽,青涩的岁月,满载着青春和愉悦。

对我来说,一切都应该结束了。

“Nothing compares no worries or cares. Regret's and mistakes they're memories made. Who would have known how bittersweet this would taste.”

我不喜欢听伤感的情歌,更不愿意听。因为我知道,情歌,都是写给感情受到伤害的人。我不想成为,甚至努力逃避,不去成为这类人。

谢谢你,诸葛亮。我别无所求,只希望你可以过得好。

我总有一天,会找到一个像你一样的人。

并给你和周瑜,送上真挚的祝福。

谢谢观看。

配BGM someone like you ——Adele  食用效果更佳